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 东莞小产权房 / 正文

山东兰陵被强拆村民欲卖血供小孩读书()

更新时间:2022-06-24 11:22:57 点击:8

  9月刚开学,一则“我要卖血供孩子上学”的网帖引起网民的注意。山东省兰陵县村民徐玉海称,由于县里要扩建公路,在没有与他本人沟通的情况下,突然把他家给拆了,所有的家俬、衣物、现金以及孩子们的书包被掩埋在废墟中。徐玉海说,由于事发突然,现在家里已经一贫如洗,他们夫妇准备轮流卖血供孩子读书、看病。

  从天而降的强拆

  兰陵县原名苍山县,今年1月21日刚更名为兰陵县。位于兰陵县城东郊的南徐庄村系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修建马庄水库的移民,现有400多人,享受国务院制定的有关水库移民政策。

  去年年底,兰陵县开始筹备建设兰陵路东段工程。该工程涉及卞庄街道南城里村、小城东村、大城东村、柞城村、柞城前村、南徐庄村,磨山镇西三峰村、东三峰村的部分土地,其中南徐庄村首当其冲。

  “我们不是不支持政府的拆迁工作,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拆迁。只有村委会和工程指挥部的两个人来家里说过我们家的房子要拆,要到村里面签协议。但当时我不在家,房子是我结婚时候建的,我父母和我的小孩在家里住。工程指挥部和村里面的人根本没有通知我本人,也没有告诉我具体的安置补偿措施,好端端的一座房子说拆就拆了。”徐玉海告诉记者,因为强拆当天他还在临沂,所以接到家里电话赶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房子已经只剩下框架了。他当时去工程指挥部和村委会找人理论,但没有人理他。这一晚,他已经无家可归。

  同村的村民徐照明(化名)当天在现场,目击了整个强拆过程。他回忆说,徐玉海的房子是8月16日上午9时许开始被强拆的。当时,工程指挥部和村委会来了60多人,先把房子围了个圈,然后用挖掘机强拆,当天没有拆完。第二天下午三点,他们又来了60多人,手里都持着各种棍棒,开来了挖掘机、破碎机、推土机和卡车,继续强拆,直至晚上11点多钟,才把徐玉海的房子拆完,将废墟和屋子里的部分东西拉走了。徐玉海的父亲想阻拦他们,被他们打伤了头。

  有村民报了警,警察来到拆迁现场拍了照,也曾经劝阻强拆者不要继续拆了,但强拆者并没有听警察的。警察就离开了。

  “我的房子是2005年建成的,手续齐全,有房产证,仅建房就花了40多万元,然后装修又花了10多万元。”徐玉海气愤的说,“拆迁我没有意见,但要事先通知我,把我们一家老少安置好,让我把屋子里的电器、家俬、厨房用具以及金银首饰和现金都拿出来,怎么拆都行。他们这样搞强行拆迁,和抢劫有什么区别!”

  无家可归的徐玉海全家七口人现在栖身不足50平米的老屋里,徐有三个孩子,大女儿读小学,其余两个上幼儿园,二女儿还患有癫痫病。

  “这两年,为了给老二治病,我们夫妻俩都在临沂打工,照顾不到小孩,只好送两个小的到幼儿园。这次强拆房子,把我们的钱都给压在废墟里了,孩子读书看病的钱都成问题。”徐玉海满脸愁容,说:“能借钱的亲朋好友都找遍了,孩子上学要钱,治病要钱,实在没钱的话,我们全家只好轮流去卖血给她们念书了。”

  被强拆的不止徐玉海一户,同村村民顾宗安的房子也遭到了类似的突如其来的强拆。

  蹊跷的安置房项目

山东兰陵被强拆村民欲卖血供小孩读书()

  在兰陵路东段建设工程指挥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对徐玉海的强拆情况不是很了解,但他强调,该建设项目是得到上级部门批准的。

  记者看到一份《苍山县人民政府关于征收苍山县兰陵路东段建设工程项目建设用地的公告》,该文件称“2013年12月21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苍山县兰陵路东段建设工程项目建设用地的批复》(鲁政土字〔2013〕996号文)批准征收我县土地4.6898公顷。”

  而在另一份《苍山县兰陵路东段建设工程项目建设用地土地补偿安置方案》上,注明须补偿南徐庄村40.0158万元。

  该工作人员还说,南徐庄安置楼的工程也已经招标成功,正在建设中,被征地的村民到时候都会回迁安置。

  不过这位工作人员口中的南徐庄安置楼,颇显蹊跷。因为早在一年前,南徐庄的拆迁工作已经开始,比文件批准时间早了差不多一年。安置楼也建好了,只是还没有通水电。

  吊诡的是,今年4月29日,兰陵县国土局才公示该土地为国有划拨用地,用于南徐庄村民委员会安置楼项目。5月28日,兰陵县发布《兰陵(原苍山)县卞庄街道办事处南徐庄村委临沂市兰陵县南徐庄安置楼5#-10#工程监理项目竞争性谈判公告》。

  而事实上,安置楼已经建好2栋了。

  有南徐庄村民质疑,这次实质上是县里变相支持开发商搞房地产项目。因为安置房项目建在南徐庄村集体所有的一块耕地上,由当地一家房地产公司负责承建。

  村民徐春生(化名)等对记者反映:“我们被拆迁将近一年,2栋安置房倒是建起来了,但没通水、电、气,小区里的道路没硬化,更没有绿化,根本无法入住。约定临时过渡12个月的期满到了,现在大家都在外面租房子住,不知道往后怎么办。以后租房子住的钱由谁出,这些问题由谁来给我们解决,我们都不知道。”

  记者在一份未加盖公章的“兰陵路东段建设工程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方案”上看到,对拆迁户给予一定的租房补助,以12个月为限;但对安置住房的权属问题并没有予以说明,与村委会签订的《房屋拆迁产权调换协议书》里,亦未明确安置住房的权属问题。

  “安置给我们的住房不会是小产权房吧,很有可能办不到个人房产证。因为兰陵路东段建设工程指挥部并没有和我们签订安置协议,只是南徐庄村村委会与我们每一户拆迁户签订了一份霸王安置补偿协议。如果我们办不到房产证,被安置住房的产权就变成了村里集体所有,或承建安置住房单位所有,与兰陵路东段建设工程指挥部没有任何关系。该工程一完工,指挥部解散了,我们可能连人都找不到,只能住在没有产权的房子里。”徐明亮(化名)等拆迁户对被安置住房产权性质表示极大的担忧。

  工作大胆的兰陵县领导

  有南徐庄村村民说,兰陵路东段工程到底用地多少,至今是个谜。根据苍山县(现为兰陵县)发展改革局转报给临沂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关于呈报苍山县兰陵路东段建设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报告》(苍发改字【2013】103号),临沂市发改委(临发改政务【2013】108号)2013年8月6日的批复为:同意苍山县交通运输局建设兰陵路东段工程。工程用地面积为70180平方米(7.02公顷,105.4亩)。

  但据山东省人民政府2013年12月21日批件(鲁政土字【2013】996号)为:农用地中的耕地为3.6319公顷(54.21亩),建设用地为0.5386公顷(8.08亩),共计所需征收的土地为4.1512公顷(62.27亩);土地所属为:苍山县磨山镇西三峰村、东三峰村,卞庄街道南城里村、小城东村、大城东村、祚城村、祚城前村及南徐庄村。

  村民徐玉龙是南徐庄村的村民代表之一,他毕业于北京某大学的法律专业,这次拆迁也涉及他家里面的养殖场。他认真梳理过兰陵路东段工程的相关文件,发现其中有许多不合理之处。例如安置房项目,涉及的划拨地块是怎么由集体土地变成国有土地储备的,村民都不得而知。这次征地的过程十分不透明,而且违规提前操作,事实上所有征地都是在去年年初就开始了,但征地补偿方案直到今年3月才公布,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村民只与村委会签订补偿协议的原因,而且协议盖的只是村委会的公章。

  “何止100亩啊,就我们南徐庄村被征收的和被拆迁的土地都不止100亩,这还不算安置住房的用地。”南徐庄村被拆迁的村民说,这次征地的面积很大,附近几个村的村民都颇有微词,有的还去上访了。

  “兰陵县刚刚改名,而且县里的主要领导上任不久,是60后,一贯以工作作风胆大而著称。他在郯城县任县长的时候,4年前因违规用地数百亩搞东城行政区而受到山东省纪委等有关部门的行政记过处分。”一位在今年初参加了“苍山县更名兰陵县揭牌仪式”的老干部说,“兰陵要大发展,还是离不开土地财政,2013年,全县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1.3亿元。要融入临沂市半小时生活圈就必须加快路网等基础工程建设,这些都要使用土地……”

  在兰陵文化广场西南角的老干部活动中心门口,有几位老人接受了记者的随机采访。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原副县级干部说:“土地财政,已经不符合科学发展观。改革开放以来,苍山蔬菜已经形成产业优势,享誉大半个中国;苍山大蒜历史悠久,驰名中外。这都是农民自发建设和历史传承的。可以说,历届县领导的主要心思没有用在农业品牌建设上,认为那是漫长的过程,不利于短期内出政绩”。

  这位老干部还补充说:“兰陵县的发展,应该主打绿色农业品牌,与临沂半小时生活圈没有多大关系。平时都是40分钟到临沂,建设路网,缩短10分钟,意义不大。根据党的十八大精神,也绝对不应该算计农民本来就很少的口粮田去迅速膨胀财政腰包……”

  另一位吴姓老干部还讲到了苍山县更名兰陵县的话题。他说:“当初有县领导认为苍山县名声不好,20多年前有过官僚主义的‘蒜薹事件’等不良历史。领导想改名,想往历史文化上贴近,恰好有著名的荀子葬于兰陵,通过申报,还真把县名改成了。但是,县名改了,领导作风不转变,不去追求文化品位,沿袭过去的暴力执政,只顾政绩,漠视民生,将来名声再坏了,还有什么县名可以改?” 记者 薄珺 王蕊

一、实名举报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八一村党委、村委会党员干部违法、违纪行为

  我们是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幸福乡八一村的村民,现实名举报举报八一村党委、村委会、党员干部贪污、挪用土地补偿款,建设楼堂馆所和50多万平方米小产权房情况等违法、违纪情况反应如下:

  一、 举报八一村党委、村委会以农民回迁房名义大兴土木,占用农民土地及农民土地补偿款几亿元,大建楼堂馆所,开发建设50多万平方米小产权房,工程总造价17亿元人民币,并公然对外出售,这可是中央到地方三令五申禁止的东西,农民的土地补偿款随意挪用,窃取农民利益。建起的高楼大厦中有5万余平米是大开间大户型(面积在185平左右),这样的回迁房是给农民准备的可就这样的小产权房屋没有人查,也没有人管,堂而皇之的存在,政府工作人员还积极购买,还真是咄咄怪事。幸福乡副乡长张树林自己说就弄了两套,区纪检杨宏英说自己弄了一套,可想而知这样的房子是为谁而建的了,都是什么市区领导干部。更为严重的是八一村委会和幸福乡政府在这里建起了两万多平方米的办公大楼,八一村两委班子共10来个人用了万米以上的办公楼,但建房的钱可都是农民的钱啊,农民的利益谁来保证 啊

  二、 八一村的征地时间是2010年9月28日,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八一村就和长春市土地储备交易中心签订了土地出让合同,上千公顷的基本农田说卖就卖了,违背土地法第45条之规定,没有任何手续就强行拆迁和开发。。而吉林省国土资源厅是2011年11月29日对此进行了批复,典型的未批先占。吉林省国土资源厅的批复面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红线的几十倍,也这么堂而皇之!

  三、 举报八一村党委书记陈国为核心的八一村委会将土地局划拨给农民的指标房批件高价出售给政府官员和城市人口及部分农民,巧取百姓民资200余万,村民找到土地局,黄副局长答复我们说:南关区土地局没有发过议价房照,如有他负全责。而八一村在2002年到2005年却卖出了141个批件手续(八一村党委成员赵军提供),村副主任吴景泰通知村民办理手续,每件1.5万元左右,可想而知,城市人口价格更高。村民举报后,乡纪检查出说只有17户农民,政府官员和城市人口根本没查,至今还有没拆的房屋为证。有大部分村民就议价也买不到手,八一村获利200余万元,村上有记账,可土地局没有收据。八一村说:因管理不善丢失了。到发房照时又以收据换房照为名,大部分村民的收据都被收回销毁,毁灭证据,现有收据为证(0287635)。

  四、 举报八一村党委委员、村主任王景英篡改户口巧取土地补偿款几十万元,又以权代法为其亲属大开绿灯,使其亲属巧取土地补偿款几百万元(可查土地补偿分配表和非法签的土地承包合同为证)。

  在2002年土地承包时,王景英、于京京是城市户口没有承包权,但现在却有土地承包合同,户口也进行了非转农。土地补偿照常领取,是不是为自己造假搞特权。

  八一村三社于广和在2002年土地承包大会上被村长邹永真和分地代表公开确认没有承包权,可现在却能查到于广和有12.8亩的承包地,王景英夫兄于长有在没有户口的情况下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使村民集体财产流失几百万元。王景英的妹妹王景辉和王明月在2007年11月12日将户口改为农业户(不知真伪)在分配土地款时顺利获得21.8万元(可查户口土地分配款表)

  王景英其姐弟在八一村十二社建厂房几千平米,巧取补偿款上千万元,王景英利用职权以低廉的价格将八一村村部(原曲家沟集体户)买入自己名下,使村民集体财产大量流失。

  五、 不执行吉林省第28号文件,违法分配土地补偿款,违背土地管理法第47条规定,土地款发放分配给死人的就有70多名,据不完全统计,全村被非农业人口和假户口等违法分配3000余万元(可查土地款分配表,调取户籍档案及非法合同)。公然违法高压执行,八一村党委、村委会重大事件不公开、不讨论,以权代法,使用高压手段强使农民接受。村民提意见就打击报复,村民找到乡政府,乡长李文春(陈国志的亲属)说:谁上告就抓谁!。政府压迫群众上访,打击公民权利,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六、 自2010年9月28日拆迁开始至今,被征地农民的保险问题至今未解决。把社员的土地款扣去当保险金3年多,终于在2014年偷偷的给退了回来,一点儿说法都没有。省里也说,市里也说,征地拆迁先给农民办保险,解决百姓的后顾之忧,到了八一村一切都是扯淡!

  七、 举报八一村委会非法流转八一村十社7.5公顷,公然出售集体利益和权利。

  2004年8月28日,八一村委会将八一村十社7.5公顷土地出租给张威、张震二人5公顷,孙辉1.5公顷,刘立纭1公顷。在原地上建各种型煤厂、方砖厂、和养殖中心,土地用途彻底改变,使7.5公顷土地永久性不能复耕。

  2010年3月30日,八一村十社签署了“八一村十组荒地转让使用权一次性处理”在今后国家征地“两费”归使用者所有。众所周知,“两费”是代表国家征占土地时,因农民失去土地而给予的补偿。此种权利只有国家发展需要而行使。岂是私人就可以任意买断的吗?这不就是十社村民的集体卖身契吗。而区区几个村民代表就把集体财产私相授受。

  八、 八一村委会集体套取土地补偿款。八一水库坝后有7公顷土地原属于万顺村(已征完),因两村在征地价格上有差异,万顺村土地60万元/公顷,八一村160万元/公顷。经过双方协调后7公顷土地划为八一村进行重复征占,进入八一村1120万元,几日后付给万顺村吴晓峰480万元,其款项是否打入万顺村账户不得而知。挪来挪去目的只有一个,套取国家土地补偿款几百万元(万顺村2004年已划为国有土地,可查八一村账目)。

  九、 举报八一村党委、村委会毫无原则乱作为,村委会作为管理机构,毅然为外来人口出具是本村村民的虚假证明,而且把村民的利益及开荒地证明成为外来人员的。给本村村民造成重大损失,帮助外来人员套取征收补偿款近百万。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不得而知。八一村十一社村民孙志兰自家的承包地转让给李秀田(外来人员)。拆迁时11社党员村民代表及村委会共同做假证,为李秀田开具了是本村村民的虚假证明,严重违反了物权法第42条,八一村委会与民夺利,公然造假,超出法律之外,政府带头违法,让村民承担代价,村民多次上访无果,居然各级政府无人过问(可查李秀田与长春市南关区拆迁办的补偿协议书及其中的证明)。

  十、 举报八一村党委、村委会损害集体利益,勾结上层领导和社会人员,将八一村集体土地几十公顷在所有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非法出售变为国有土地,使农民集体土地补偿款流失近亿元,利用欺诈和蒙骗手段,严重损害了国家和人民群众的利益。

  十一、 举报八一村党委书记陈国志、村委会副主任吴景泰利用职权,在八一水库征用时不费心,不费力就获得了几千万的补偿款。八一水库有50多年的历史,有水有鱼,怎么被领导一承包就成了私有财产,原有的水和鱼都哪去了呢?集体资产被领导们合理窃取了,这是典型的巧取豪夺啊!在八一村只要有权力,要啥有啥,集体资产在权力的编织下流失的无影无踪。八一村党委、村委会真是脸难看、事难办,村民想办事,你得拿钱来。这样的政府是人民的吗?

  以上举报事实已发生几年甚至近十年。举报人多次进行实名举报,并到政府进行上访,但迟迟没有结果,希望有关部门对相关举报进行核实,对违法、违纪行为进行处理,还农民与法律一个公道。举报人对以上举报事实负责,如造谣中伤愿负法律责任。

  实名举报人:吴景义(八一村党员)

  电话:18943939379

  刘巨荣(八一村党员)

  电话:13596088651

  于贵(八一村村民)

  电话:13234316101

  侯显峰(八一村村民)

  电话:13943061596

  孙志兰(八一村村民)

  电话:13514472055

  王真(八一村村民)

  电话:15943146919

  王路(八一村村民)

  电话:89287307

  潘贵田(八一村村民)

  电话:13844974764

  刘影(八一村村民)

  电话:13353261635

二、国务院信访办督察“非法拆迁”, 地方回复避重就轻,怎能服人?

  我们是西安市未央区贾家滩的村民,贾家滩拆迁办于2012年11月16日晚、23日晚,撬窗撬门偷挖我们五户房屋的门窗顺手偷走屋里一些其他东西,经济损失总共数十万多元。我们已报案,草滩派出所立了案。(此事的具体详情,网友们可以在百度中搜索“贾家滩非法拆迁”即可在国内各大著名论坛网站看到此文章。也可百度“非法拆迁国旗蒙羞”或者“非法拆迁野蛮行径毁我房屋”均可在著名视频网站看到相关的视频。)

  由于无人出面负责处理此事,我们无奈投诉到国务院信访办。国家信访局比较重视此事随后督促陕西地方政府调查此事,后经过陕西省信访办,西安市信访办,未央区信访办查办,最终由未央湖管委会给我们几户做了简单的回复(回复文章会在下文出现)。但是未央湖管委会答复的意见书却避开重要问题不谈,只泛泛谈了一些政策和皮毛问题,这令我们几户村民很不满意,今天就此问题,我们再此发文投诉,寻求合理的公正处理方法和社会舆论监督力量,净化我们周边的不合法的腐败现象。

  我们在投诉中主要提出以下质疑问题:1、贾家滩拆迁办采取的是断水,断电、堵路,一致发展到穷凶极恶的半夜私闯民宅“偷挖门窗“的暴力拆迁,谁来管理解决?2至今没有看到贾家滩村《拆迁许可证》。3、至今没有看到国家规定的、应该公示的五个法律文件。4、至今没有看到拆迁安置方案和安置房设计规划图。5、至今没有看到合符法定必备条款的《通告》。 6、至今没有那个政府部门告诉被拆迁户应有的权益。7、房屋拆迁赔偿过低。8、至今,贾家滩被拆迁的村民手里没有拿到一份《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1)、未来安置房子的权属,有无产权证、房子产权证的办理费用及大修基金有谁承担,房产税契税,其他的双气、电梯、物业管理,各种综合基金如何摊牌分担,村民均不知晓。(2)、未来安置房子的地址朝向,房子的面积是实际住宅面积,还是住宅社区公摊的面积?新房子的标准是毛坯房,还是简装?以及回迁时是零回迁还是有偿回迁?也没告知与众。(3)、农村的无期限住房变成了有期限住房,这期中的损失谁来赔偿?(4)、经济发展用房是从法律角度上来讲,没有此说法,只有商铺或者商品房一说,而拆迁办所讲的发展用房从一、二层住宅置换总面积中扣减出来的,按照国家规定,36个月应有经济效益,但是在拆迁协议中对经济发展用房何时有经济效益,只字未提。更无法谈到经济效益如何支付问题?(5)、拆迁后村民手中没有拆迁协议,如30个月后安置房未交付,过渡费如何解决?村民拿什么依据维权。(6)、如安置房的市场估价将来低于边房屋的均价,政府或开发商是否回收?(7)、安置房屋我们要求板式楼或半点结合,政府或房改办批准住宅的总层数?如开发商在政府批准的楼层上加建房屋谁来监督?(8)土地已经征收完毕,但是地面补偿与地款至今不进行分配,失地人口的就业问题如何解决?

  (9)、最关键的是贾家滩村委会的四个主要成员的亲属关系是不符合政府要求的。(村书记是村长的亲叔叔,村书记是委员的亲姐夫,一组的队长是村长的亲外甥。)

  未央湖管委会的答复意见书全文内容如下:

  您于2012年12月10日来信反映的问题,经未央湖管委会调查,现答复如下:

  一、贾家滩村拆迁基本情况

  贾家滩村位于灞河入渭口处,所占地均在省、市重点项目——浐灞国家湿地公园(计划2013年5月开园)项目规划范围内,为加快公园建设步伐,改善广大村民居住条件,促进公园地区经济发展,2012年9月7日,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政府和西安浐灞生态区管委会联合启动了该村整村拆迁工作,目前在相关部门及广大村民的支持和配合下该村整村拆迁工作已基本结束。

  二、信访诉求及答复

  1、没有公示“贾家滩村拆迁许可证”;

  贾家滩整村拆迁是依据国家林业局林湿发[2008]234号、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陕发改投资[2009]1272号、西安市林业局市林字[2008]75号、西安市环境保护局市环发[2011]6号等文件,经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政府和西安浐灞生态区管委会批准,在贾家滩村民委员会广泛征求村民意见的基础上,由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政府和西安浐灞生态区管委会联合成立贾家滩整村拆迁联合指挥部具体实施的,目的是为了加快建设省、市重点项目——首批列入国家湿地公园项目之一的浐灞国家湿地公园,改善广大村民居住条件,促进周边区域经济发展。

  2、拆迁补偿协议签订时没有载明:被拆迁安置房屋准确地址、面积、使用性质、结构等;

  贾家滩村安置地选址位于草滩大道以东、东风路以南、灞河西路以西地块,已经过该村两委会商议并同意和西安浐灞生态区管委会规划局确定。依据《贾家滩村整村拆迁安置实施方案》规定,该村安置楼主体结构为高层框架剪力墙的全产权房,每套房屋的面积将由村委会征求全体被拆迁人意见后确定,被拆迁人在签订协议并完成交房手续后领取选房顺序号,安置时按照顺序号先后选房,每户安置两套(含两套)以上住宅用房的,被拆迁人应高低层搭配。安置房屋归被拆迁人所有,相关费用将按国家规定收取。

  3、过渡超期,过渡费如何解决和经济发展用房的问题;

  在《贾家滩村整村拆迁安置实施方案》中第二章第五条第四款已明确规定“被拆迁人自行过渡,农业人口每人每月300元,自签订协议之日起计算,一次性支付30个月,逾期30个月未安置,拆迁人按照原标准2倍支付,逾期36个月未安置,被拆人按照原标准的3倍支付。”

  贾家滩整村拆迁补偿中涉及的经济发展用房是用来解决失地村民今后的收入来源问题而建设的,以出租、商用为主要用途,是农村集体经济体改制后,作为参与原村集体分配人员的股份,进入到股份制经济体。经济发展用房按照统一股权管理、统一经营管理、统一物业管理的原则,由股份公司统一经营管理、统一收益分配。股民平等享有经济发展用房经营的收益分配权益,同时承担相应的投资风险。经营产生的收益,按股份分配盈利。

  过渡期间的过渡费在《贾家滩村整村拆迁安置实施方案》中已作出明确做出规定,超期后将按照同等区域内经济发展用房收益标准给与超期支付。

  4、安置房屋我们要求板式楼或板点结合,或者直接给予货币补偿;

  该村安置房屋结构为高层框架剪力墙结构,关于选择货币补偿在《贾家滩村整村拆迁安置实施方案》也有明确规定:“每户在安置面积标准内可以选择200平方米以内面积进行货币补偿,按每平方米2000元结算。”

  5、如安置房的市场评估价将来低于周边房屋的均价,政府或开发商是否回收?

  建成后的安置用房,原则上不予以回收,如需进行交易的,可进入房地产市场进行交易。

  西安未央湖旅游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二〇一三年一月九日

  我们提出了那么多的问题,他们只挑了几个皮毛小问题做了含糊其辞的回答,关键的问题他们只字不谈,例如“偷挖门窗”谁做的?如何处理?以及其他的问题避而不谈。他们的回答聪明人还是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没有拆迁许可证,尽管他们说是未央区政府和浐灞管委会批准的,但这也只能算作是在没有拆迁许可证的情况下的“超前拆迁”。由于种种原因,确实绝大多数的村民没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妥协同意了拆迁,但也有少部分有法律意识的村民进行了维权。回复中提到的“在贾家滩村民委员会广泛征求村民意见的基础上”纯属无稽之谈,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征求村民的任何意见,村干部和村代表们也许开了不公开的拆迁会议,但是村代表们都额外拿到了五万元的好处费,其他村民一文没有。至于回复中提到的《贾家滩村整村拆迁安置实施方案》中的一些条例没有任何法律效力,它只是宣传拆迁的普通册子而已。

  关于我们提出的第8条、至今,贾家滩已经被拆迁的村民手里没有拿到一份《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等一系列问题,他们绕开重要问题避而不谈,只是答复了很次要的回迁房的地址,其实这个地址人人都知道,还需要这么隆重地回答吗?

  未央湖管委会只是未央区政府下的一个下属部门而已,而且未央湖管委会就是拆迁办里的组成部门或人员,他们既当“法官”又当“被告人”的这种身份回答我们被拆迁人的问题,显然缺少令人心服口服的合理性公平性,说难听些,他们就没有资格回答我们的问题。在此调查回复中最起码未央区人民政府出面回答才有一定的可信度、严肃性、真诚性。

  一般的拆迁补偿都是“拆一赔二”,贾家滩却是“拆一赔一”,我们退让一步,即使是“拆一赔一”,拆迁办也只是给予庄基地上的房屋及附着物的赔偿,而六分地的宅基地赔偿款却一分没有,他们拆迁贾家滩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真正的目的是想用低廉的价格征收贾家滩数千亩的农用耕地。

  而且贾家滩村委会和贾家滩拆迁办勾结,以“没有签订房屋拆迁协议”为借口,把我们几家被征收了土地上的地面作物赔偿款十余万元也克扣留下,不给我们发放。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说说我们村征地的事情:我们村里的所有土地数千亩,在没有经过村民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讨论的前提下,被村委会干部私自与浐灞管委会签订土地征用卖地合同。有的村民承包的土地还没有被丈量,就被浐灞的人员开着机器铲毁,个别村民去阻拦,也被他们的人绑架到车上拉到异地毒打并威胁。浐灞管委会赔给的每亩田地的青苗费最少是13000多元,但村长却说分给村民的每亩青苗款8500元,每亩多余的4500元都被村干部等人瓜分了。浐灞的征地款是每亩6.9元,这与国家最新的土地赔偿款相差甚远,而且至今村民们连一分钱的征地款都没拿到,而土地却都被占用搞了湿地公园及其它建设。失去土地的农民成了无业游民,我们的生活开支,养老保险等等好多问题都面临着很大的困难无法解决。村民们多次自发去未央区人民政府等部门上访,都没有结果。村民们的合法权益被剥夺了,严惩贪官腐败,安定一方民心是村民们的最大心愿。

  他们在回复中大玩猫腻,避重就轻,我们几户人家对此答复很不满意,我们请求有关部门重新做出令人满意的答复。可见投诉上诉的道路曲折而且漫长。但我们坚信古有“孟姜女千里寻夫哭长城”悲壮之举,今天一定就有“被强拆者千里上京告御状”的执着诉求。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