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 东莞小产权房 / 正文

[学术争鸣]全国人大关于构建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退出机制的决定

更新时间:2022-07-01 14:55:03 点击:24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构建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退出机制的决定

  (学者建议稿)

  为进一步规范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的认定标准和退出程序,最大限度地维护执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促进执行工作良性发展,制定本决定。

  第一节 总则

  第一条 【概念界定】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是指由于被执行人完全没有可供执行财产或仅有部分可供执行财产,法院在穷尽调查措施和执行措施后,申请执行人的债权全部或部分仍不能得以实现的案件。

  第二条 【基本原则】人民法院在处理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时,应当坚持公平、公正、公开原则,合理衡平私权利的有效保护与公权力的适时退出。

  第三条【执行协助义务机关】金融机构、房地产管理机构、机动车登记机构、工商登记机构、公安机关、证券登记机关、税务机关、知识产权登记机关、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机关等负有协助法院执行机构查询、查封、划拨、冻结被执行人相关财产或查找被执行人下落的义务。

  第四条【其他执行协助义务人】被执行人所在单位、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的基层群众自治组织以及其他知道被执行人财产状况或被执行人下落的单位和个人应当协助人民法院的执行工作,如实向人民法院执行人员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信息和被执行人下落等执行线索。

  第二节 实体性标准

  第五条【执行豁免财产的范围】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下列的财产不得强制执行:

  (一)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所有的单件购买价值不超过2000元或者单件变现价值预计不超过1000元的衣服、家具、炊具、餐具;

  (二)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所有的单件购买价值不超过1000元或单件变现价值预计不超过500元的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等交通工具,手机等日常通讯工具,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空调、电脑、照相机、摄像机等日常家庭生活用品;

  (三)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所有的单件购买价值不超过5000元或单件变现价值预计不超过3000元的职业必需品。

  (四)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完成义务教育所必需的物品;

  (五)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三个月的生活必需费用。当地有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生活必需费用依照该标准确定;

  (六)未公开的发明或者未发表的著作;

  (七)被执行人所得的勋章及其他荣誉表彰的物品;

  (八)被执行人所有的祭祀用品和宗教用品。

  (九)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用于身体缺陷所必需的辅助工具、医疗物品;

  (十)教育、医疗、供水、供电、供气等公共服务机构为完成公共服务事业所必需的房屋、机器、设备、办公用具等财产,但清偿以该物为担保的债权时除外;

  (十一)国家机关的财政性资金及履行职能不可缺少的房屋、车辆及办公用具;

  (十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条约程序法》,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部门名义同外国、国际组织缔结的条约、协定和其他具有条约、协定性质的文件中规定免于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

  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查封本条第(一)项所列之物品。申请执行人申请查封、扣押上述物品的,应当为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提供具有相同或相近使用价值的替代品或者支付购置替代品的费用。

  第六条【对居住房屋的执行】申请执行人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生活所必需的居住房屋的,应当为其提供临时住房或者不少于一年的房租费用。房租费用可以从房屋变现款中扣除。

  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生活所必需的居住房屋的,应当给予被执行人两个月的宽限期。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逾期不迁出房屋的,人民法院应当强制其迁出。

  第七条【生活物品的变现方式】 执行双方当事人同意将人民法院依照本决定第五条之规定查封、扣押的财产以物抵债并商定抵债数额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双方或一方当事人不同意以物抵债,但双方均同意变卖的,人民法院应当变卖。

  执行双方当事人不同意将人民法院依照本实施意见第5条、第6条之规定查封、扣押的财产以物抵债或变卖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拍卖。拍卖可以采取打包评估、打包拍卖的方式进行。

  第三节 程序性标准

  第八条【穷尽财产调查措施的程序性标准】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调查措施应当按照如下步骤进行:

  (一)财产核查措施。即对申请执行人提供的财产状况和线索及被执行人申报的财产情况进行调查核实。

  (二)财产普查措施。即根据被执行人可能拥有的责任财产种类到有关机关和单位去查询。在财产普查阶段应当做到“九查”:一查金融机构,向银行、信用社、银联公司、企业信用发布中心等单位查询被执行人的开户及资金等情况;二查被执行人工作单位和社会保险机构,查询其收入或者离退休金情况,访查被执行人居住地周边领居、住所地的居委会或村委会,查询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三查不动产登记,向国土部门、房屋管理的办法部门查询土地使用权、房产等情况;四查交通工具,向交通运输和机动车、船舶登记机构查询被执行人所属交通工具情况;五查证券、基金、期货持有及交易情况;六查注册商标、专利、著作权的登记情况;七查工商、税务资料,看是否有出资不足、是否有对外投资、是否发生经营、是否有出口退税;八查投保情况,看是否有保险金收入;九查财务帐册,看是否有到期债权及其他财产。

  (三)强制措施调查。即对被执行人适用传唤和拘传,搜查其住所、经常居住地、财产可能隐藏地,强制开启等强制措施查找其财产及相关证据资料。

  各基层人民法院除采取上述财产调查措施外,还可以结合本地实际采取发放委托调查令、悬赏执行、审计执行、网上追逃、限制高消费、公布被执行人不履行义务信息、实施边控、记录征信系统等方式查找被执行人财产。

  第九条【穷尽执行措施的程序性标准】人民法院对已查明的被执行人的财产应当穷尽执行措施。穷尽执行措施应当符合以下要求:

  (一)对查证财产的控制性、处分性措施应当及时、迅速,不得拖延;

  (二)针对某一特定标的物,各种特定的执行措施被穷尽。一般应包括等量货币的交付、非金钱财产的评估、拍卖变卖、以物抵债、强制管理等;

  (三)对隐性权利的措施穷尽。即对案外人的到期债权、对被执行人负有法律义务主体的追加变更、对其他有权机关控制财产参与分配权的参与等已实施完毕;

  (四)执行措施完毕后的结果应当明确。

  第十条【执行结果书面告知制度】执行人员在财产调查结束后,应当在五个工作日内将调查结果书面告知申请执行人或其委托代理人,作必要的释明,并取得申请执行人或者其委托代理人的书面签字确认。申请执行人或者其委托代理人拒不签字确认的可以由合议庭全体成员签字确认。书面签字确认材料应当归卷备查。

  第十一条【认定案件无财产的一般情形】在穷尽第八条、第九条规定的财产调查措施和执行措施之后,申请执行人债权仍全部或部分未得到满足的,人民法院可以将案件认定为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

  第十二条【不影响案件无财产认定的几种情形】被执行人除下列财产外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的,不影响人民法院将案件认定为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

  (一)本决定第五条规定的不得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

  (二)小产权房、违章建筑及其他法律或行政法规明确规定禁止流通的财产;

  (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及其上房产等法律规定只能在一定范围内流通,且人民法院经努力无法在限定的流通范围内变现的财产。

  (四)经多次拍卖流拍,申请执行人拒绝接收或者依法不能交付其抵债的财产;

  (五)其他因历史遗留问题不能执行或不便执行的财产。

  第四节 退出方式

  第十三条【退出的原则】对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的退出应当在现行法律原则和法律精神的柜架内,坚持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的原则,因案施策,多策并举,在保护当事人实体权益的基础上,实现案件的合理退出。

  第十四条【适用裁定终结执行的情形】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人民法院应当裁定终结执行,依法结案:

  (一)申请人撤销申请的;

  (二)据以执行的法律文书被撤销的;

  (三)作为被执行人的公民死亡,无遗产可供执行,又无义务承担人的;

  (四)追索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案件的权利人死亡的;

  (五)作为被执行人的公民因生活困难无力偿还借款,无收入来源,又丧失劳动能力的。

  (六)执行程序进行过程中,被执行人被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产的;

  (七)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执行完毕后,经做说服工作,申请执行人书面表示放弃剩余债权的;

  (八)当事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后撤回申请或者申请结案的;执行和解协议中约定其协议具有合同效力或者有代替生效法律文书的效力,一方不履行和解协议,不再申请法院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的;

  (九)作为被执行人的法人或其他组织已终止,无财产可供执行,又无权利义务承受人的;

  (十)申请执行人属于特困主体,债权数额不大,进行执行救助后已实现全部债权;或者进行执行救助后实现部分债权,经做说服工作,申请执行人书面表示放弃剩余债权的。

  第十五条【中止执行】不符合本决定第十三条规定情形的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人民法院应当裁定案件中止执行。

  第十六条【中止执行裁定书的内容】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中止执行裁定书应当载明以下内容:

  (一)人民法院对案件穷尽财产调查措施和执行措施的经过、结果及相关证据材料;

  (二)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状态的认定;

  (三)执行标的总额、已经执行的债权数额和剩余的债权数额;

  (四)对于被执行人及其相关人员实施执行威慑及执行威慑期间的宣告;

  (五)被执行人在执行威慑期间所受的资格的权利限制;

  (六)被执行人在执行威慑期间应当遵守的规定及违反规定的法律后果;

  (七)载明申请执行人在具备执行条件时,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

  (八)当事人的申请复议权。

  第十七条【听证程序】人民法院中止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的,应当在下达裁定前告知执行当事人并释明中止执行的法律后果。执行当事人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有异议的,执行法院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组织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就被执行人是否有财产可供执行进行听证;申请执行人提供被执行人财产线索的,执行法院应当就其提供的线索重新调查核实,发现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供执行的,应当继续执行。

  执行人员应当在听证程序中向被执行人详细释明中止执行的法律后果。

  第十八条 【申请复议权】 当事人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裁定不服的,可以在10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第十九条 【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监控中心】案件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中止执行后,人民法院应当将案件转入执行机构内设的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监控中心。

  第二十条【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监控中心的职责】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监控中心履行如下职责:

  (一)对被裁定中止的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的案卷进行保管;

  (二)根据申请人或协助执行机构提供的被执行人财产线索对归属于本中心管理的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采取相应的执行措施;

  (三)接受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被执行人的主动履行;

  (四)审查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被执行人对个人及家庭财产的申报;

  (五)对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被执行人的各种申请进行审查并做出处理;

  (六)对符合法定情形的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作出执行终结裁定;

  (七)其他应当由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监控中心履行的职责。

  第二十一条【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监控中心案件的终结执行】 发生下列情形之一的,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监控中心的执行法官应裁定该案件终结执行,并将案卷移送档案室归档:

  (一)被执行人在执行威慑期间死亡;

  (二)执行依据所确定的被执行人全部债务清偿完毕;

  (三)据以执行的生效法律文书被撤销;

  (四)被执行人申请免责,人民法院裁定核准的;

  (五)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就债务清偿达成和解协议并已履行完毕的。

  第五节 失权与复权

  第二十二条【自然人被执行人的失权】自然人被执行人被裁定为执行威慑对象后,在执行威慑期间,其公法和私法上的资格或权利应受到如下限制:

  (一)公法资格上的限制

  受执行威慑宣告的自然人被执行人不得担任法官、检察官、律师、公证员、仲裁员,人民陪审员;不得担任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不得担任具备领导职务的国家公职人员。已经担任上述职务的,该执行威慑对象的任命机关或资格授予机关应当中止裁定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将其免职,其本人也可以在上述期限内自动辞职,。

  (二)私法资格上的限制

  不得担任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监事、经理及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担任破产管理人和清算人;不得成为合伙企业中承担无限责任的合伙人;不得担任拍卖师和注册会计师。已经担任上述职务的,该执行威慑对象的任命机关或资格授予机关应当中止裁定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将其免职,其本人也可以在上述期限内自动辞职,。

  (三)交易能力上的限制

  执行威慑对象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住宿;在银行开具个人账户应当经法院执行机构批准并在法院执行机构备案;家庭日消费额超过200元或者月消费额超过2000元或者年消费额超过20000元均需经法院执行机构批准;不得融资(借贷和担保)、置产(购买房产、地产、股票、基金、黄金、期货、国库券、文物、奢侈品、大宗商品等)、出境;未经法院批准不得将子女送入“贵族”学校入学;未经法院批准不得将子女送往国外自费留学。

  第二十三条【对被执行人家庭成员实施动态监督】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件情况裁定对被执行人家庭财产变动状况实施动态监督,并裁定将对被执行人家庭共同生活成员实施融资、置产、高消费、出境限制。

  第二十四条【企业被执行人的失权】企业被执行人被裁定为执行威慑对象后,其应当受到如下限制:

  (一)发展改革部门在执行威慑期间不得为被执行人办理投资项目的审批、核准和备案手续;

  (二)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在执行威慑期间不得为被执行人办理采矿权、探矿权变更、抵押等审批或登记手续;

  (三)建设(房屋)管理部门将具有建筑业、房地产开发等相关资质(资格)的被执行人的违规、违法行为记入信用档案并按有关规定对其资质(资格)作出相应处理;

  (四)城市规划部门在执行威慑期间不得为被执行人办理规划项目审批手续;

  (五)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在执行威慑期间不得为被执行人办理减少注册资本、变更法定代表人、企业分立合并、新设公司、注销企业、办理动产抵押、股权质押等有关手续,对不履行清算义务的被执行人的企业法定代表人不予办理担任其他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的登记、变更手续。

  第二十五条【对企业被执行人高管的限制】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件情况裁定对企业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及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实施融资、置产、高消费和出境限制。

  第二十六条【自然人失权的公示公告】人民法院的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中止执行裁定应当送达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应当在居民身份证信息管理系统上对被裁定为执行威慑对象的自然人进行特别标注。被裁定为执行威慑对象的自然人应当在执行中止裁定生效后一个月内到公安机关换发居民身份证,换发后的居民身份证应当在显著位置标明被执行人为执行威慑对象的事实及其在执行威慑期间各种资格和权利所应受到的限制

  第二十七条【企业失权的公示公告】人民法院对企业的执行威慑裁定应当同时送达工商机关,工商机关应当在工商登记信息管理系统上对被裁定为执行威慑对象的企业进行特别标注。被裁定为执行威慑对象的企业应当在执行中止裁定生效后一个月内到公安机关换发企业营业执照,换发后的企业营业执照应当在显著位置标明被执行人为执行威慑对象的事实及其在执行威慑期间在经营上所应受到的限制。

  第二十八条【被执行威慑对象的报告义务】被执行人每半年需向执行法院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监控中心书面报告一次其家庭收入及财产变动状况。自然人被执行人执行威慑期间离开户籍所在地或经常居住地到外地工作或经商的,需经执行法院的批准。

  第二十九条【建立执行联动机制】同时国家建立执行威慑对象信息库,向全社会公开。银行、证券、工商、国土、房产、车管、出入境、宾馆境等一切相关协助执行机构应当将其日常工作软件与公安机关居民身份证信息管理系统、工商机关工商登记信息管理系统和法院执行机构的执行威慑对象监控管理系统链接共享,形成覆盖全社会的联动制约威慑机制。

  第三十条【执行联动机制的运行流程】被执行人及其他被实施执行威慑人在执行威慑期间实施融资、置产、出境、高消费等执行限制行为的,相关执行协助机关的客户管理软件应当自动记录并保存相关的证据村料并自动将上述信息发送至法院执行机构的执行威慑对象监控管理系统。法院执行机构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监控中心应当根据协助执行机关客户管理系统发送的被执行人融资、置产、出境、高消费证据线索对被执行人财产状况进行调查。

  第三十一条【违反执行威慑规定的法律后果】在执行威慑期间违反执行威慑规定的自然人被执行人不得申请免责。负有执行协助义务的有关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个人违反执行威慑规定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第三十二条【复权的情形】被执行人在下列情形下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复权:

  (一)被执行威慑对象如果在执行威慑期间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全部债务的;

  (二)在执行威慑期间,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就债务清偿达成和解协议,并已履行协议总额的30%以上,申请执行人书面同意被执行人复权的;

  (三)法定执行威慑期间届满的。

  被执行人因本条第(一)、(二)项所列之情形申请复权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被执行威慑对象复权;被执行人因本条第(三)项所列之情形申请复权的,人民法院经审查被执行人及其相关人在执行威慑期间没有违反相关规定的,应当准予复权。复权后被执行威慑对象各项权利或资格限制消灭,自复权之日向后发生效力。

  第六节 自然人被执行人的免责

  第三十三条【法定期间经过免责】案件经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监控中心动态监控经过法定执行威慑期间,债权仍未全部履行完毕的,自然人被执行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免责,经人民法院审核,自然人被执行人符合免责条件的,准予免责,免除被执行人剩余债务的继续清偿责任。

  第三十四条【法定执行威慑期间】自然人被执行人的法定执行威慑期间如下:

  (一)案件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中止执行时,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的90%以上已获清偿的,自裁定中止执行文书生效之日起满3年;

  (二)案件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中止执行时,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的80%以上已获清偿但不足90%的,自裁定中止执行文书生效之日起满4年;

  (三)案件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中止时,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的70%以上已获清偿但不足80%的,自裁定中止执行文书生效之日起满5年;

  (四)案件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中止执行”时,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的60%以上已获清偿但不足70%的,自裁定中止执行文书生效之日起满6年;

  (五)案件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中止执行”时,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的50%以上已获清偿但不足60%的,自裁定中止执行文书生效之日起满7年;

  (六)案件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中止执行”时,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的40%以上已获清偿但不足50%的,自裁定中止执行文书生效之日起满8年;

  (七)案件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中止执行”时,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的30%以上已获清偿但不足40%的,自裁定中止执行文书生效之日起满9年;

  (八)案件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中止执行”时,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的20%以上已获清偿但不足30%的,自裁定中止执行文书生效之日起满10年;

  (九)案件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中止执行”时,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的10%以上已获清偿但不足20%的,自裁定中止执行文书生效之日起满11年;

  (十)案件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被裁定中止执行”时,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已获清偿部分不足10%的,自裁定中止执行文书生效之日起满12年。符合下列条件的,自然人被执行人可以申请免责:

  第三十五条【违反执行威慑规定不得免责】在执行威慑期间违反执行威慑规定的自然人被执行人不得申请免责。

  第三十六条【案件标的额过低不得免责】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不足2万元的,自然人被执行人不得申请免责。

  第三十七条【恢复执行申请】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如发现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供执行的,申请执行人可以向执行法院提出恢复执行申请。情况紧急,提出书面申请确有困难的,可以口头或通过电话提出申请。申请执行人再次提出执行申请不受申请执行期间的限制。人民法院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处理监控中心在接到恢复执行申请后,应当及时对申请执行人提供的被执行人财产线索进行查证。

  第三十八条【执行监督】人民法院应当积极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廉政监督员、执行监督员等第三方力量参与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的处理,以强化执行监督,增加执行工作的透明度。

  第三十九条【实施日期】本决定自 年 月 日起实施。

  本人草拟的稿子,欢迎提出批评意见。

一、安徽省掀起大规模清房活动()

  愈演愈烈的基层干部占地建房现象,令安徽发动了新一轮大规模清房运动。不过,清理对象仅仅是房改房、集资房、自建房和小产权房,无涉商品房。

  2013年6月9日,端午小长假前最后一个工作日。在合肥城改集团,一位办公室负责人悄悄把贴在单位电梯旁的一张纸撕下来。

  这是一张房产信息的公示表,公示了城改集团六位领导的房改房、集资房和小产权房拥有情况。在单位公示了7个工作日后,这张公示表被撕下,递交给了合肥市清房办公室。

  合肥市城改集团是合肥市属的房地产企业整合平台。在过去一个月,安徽省的党政干部及国企领导都在做类似城改集团的公示——家里有多少套房改房、集资房,有没有自建房和小产权房。所有人都必须填表上报,在单位公示后交纪委查证。

  让党政干部主动在单位内公示房产信息的做法,此前在中国并不多见。在楼市飞速上涨的过去十年里,由于房地产沉淀了大宗财产,住房信息的公开相当于官员财产的半公开,因而官员的住房信息一直是高级机密。

  2013年年初,各地更掀起过一股揭发“房姐”、“房叔”及“房媳”的风潮,一批拥有惊人数目住房的官员更触动了公众神经。此后,多地政府甚至严控用姓名查询他人房产信息。住建部曾计划在2013年6月底前实现500个城市住房信息联网,但有媒体称,来自地方的阻力强大,进展并不顺利。

  安徽省的清房行动因此以一种发起者始料未及的方式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力。2013年年初安徽发起针对全省党政干部的清房行动时,正值合肥“房叔”新闻发酵之时,空前的舆论压力令他们只能低调进行。

  早在2013年2月底,一份详细的安徽省清房行动方案便已下发。清房范围并不仅限于全省各级党政机关、人大、政协、审判、检察、事业单位,政府管理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负责人、教育机关、民主党派在职领导也被纳入其中。

  清房行动的一位负责人称,“我们只要求党政干部申报他们的公房、集资房、小产权房,而不必申报商品房,只要是正当所得,他们有多少套商品房我们都不管。”即使如此,上述负责人也承认,这场清房行动仍有诸多问题悬而未决。

  宿松乱象

  2013年年初,合肥市新站区站北社区原书记方广云作为“房地产大亨”进入公众视野。在一个中产阶级买一套公寓都不容易的城市,方广云被指控套取侵占了安置房136套,当地人甚至称其为“房叔”。

  举报他的村民王可翠和方义虎向南方周末记者称,房叔的秘诀就是拿安置回扣和伪造多个假户口套取安置房。为了举报方广云,王可翠花了一年的时间,到楼道里面找水电费单子,看上面的名字,如果不是村里面的人,就记下来。4年下来,他们几个人为举报房叔花去八十多万元积蓄。

  合肥房叔积累起来的巨额财富,以及他所代表的一部分基层党政干部的大胆妄为,都让公众震惊。但早在方广云案爆发的一年前,安庆市宿松县出现的党政干部违规自建大面积住房问题,是让安徽省领导下定决心在全省清房的直接原因。

  据安徽省纪委一位人士透露,宿松县一些干部以各种方式违规占地建房的现象极为普遍,“最早只是一小部分干部在做,但没人监管,在当地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并且一下子就乱了,后来我们通过清房把当地情况摸熟了,查处了一些干部,并且希望以解剖麻雀的方式,推广到全省。”

  宿松县反腐人士贺建桥则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最早引起省委重视的,是关于宿松两位县委常委领导在龙门路上超标建房的举报——其中一位县委常委甚至在龙门路十字路口建起一栋7层的商住大楼,价值超千万,并以每年15万元的租金租给宿松园区的企业。省委领导当即组织一些老同志去宿松调查,老同志交回来的报告触目惊心,省委领导在震怒的同时,决定以宿松清房为突破口,在全省开展清房行动。

  贺建桥称干部自建房之所以蔚然成风,与宿松土地管理混乱不无关系,“官员在城里盖私房都是先盖起来,再去跑手续”。

  南方周末记者就这些情况向宿松县负责清房的纪委书记甘长浩求证,他回复称“宿松违规建房问题有很复杂的历史背景,我们现在清理的,也是过去遗留下来的土地问题”。

  “查处了500位厅级干部”

[学术争鸣]全国人大关于构建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退出机制的决定

  这并不是安徽省第一次组织清房行动。早从2004年开始,安徽省就连续三年对处级以上干部进行过一轮清房,当时主要清理干部违反房改政策超标准购房、集资建房和多占房等问题。

  当时负责牵头清房的安徽省纪委党风廉政办公室主任陈清海向南方周末记者称,那轮清房行动,一共查处了500多位厅级干部,2000多位处级干部,追缴了2亿多元的房款,“2006年后处级干部就很少存在住房违规问题了”。

  在1998年中国住房制度改革后,各种住房违规行为在某些地方还隐秘地存在着,安徽省是少数花力气清查的地方之一。安徽的清房行动,当时也引起了中纪委的关注,2007年安徽省纪委人士还被请到中纪委去,宣讲其清房经验。陈清海称,他们还参与制定了中纪委全国的清房方案,不过由于阻力太大,中纪委那年的清房行动并没有推行下去。

  而在安徽省内,清房行动一直在继续。合肥市纪委和房管局随后组成了一个清房办公室,从2008年开始对违规购买或租占直管公房现象进行集中清理。当时有一些干部手上有包括房改房在内的数十套房子,竟然还捏着一套直管福利房。

  合肥市房地产协会会长李慧秋称,为了清理这些直管公房,合肥市花大力气对2万套直管公房进行了登记、检索、核实,并输入电脑,建立了翔实的数据库,在电脑前输入一人姓名,立刻可以显示出此人以及其配偶名下的所有房产以及房产的性质。

  “如果你有两套房,当时我们会动员你让你自己交出多余的房屋,如果住房面积超标,就要按照市场价补上,当时连房管局一位副局长的房子都被清理了。”李慧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数轮清房行动让合肥房地产市场有序不少,和周边省会城市南昌、长沙相比,合肥党政事业单位的集资房、小产权房少了很多,“公务员也走的是市场化的团购,且一般只优惠5到10个点,像滨湖新区最近一些项目的团购即是如此。”李慧秋称。

  据《江淮晨报》报道,星隆购物广场等两个集资房项目在2011年3月份入市时,三千多元每平方米的均价,还极大拉低了合肥当月新建住宅均价。

  星隆购物广场是安徽省地矿局开发的集资房项目。安徽省地矿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的一位内部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称,“我们做房地产首先解决自己单位内职工的住房问题,在安徽,很多国企都是这样。”

  “不过,像这样的集资建房项目,近两年越来越少。”易居中国安徽副总经理梁东勋说。

  官员急抛房产

  安徽省此次清房行动的一位负责人称,与2004年那轮不同,此次清房以宿松为突破口,着重查处类似宿松一样的县处级以下干部违规建房现象,“工作量太大,我们现阶段主要还是针对县城里一些干部的违规自建房。”

  这将是一场历时超过一年的清房行动。在被查之前,官员有机会先行自查,自觉将房产信息登记申报,交给组织查证。官员本人及其配偶、子女有多少套房改房、集资房,有没有自建房和“小产权房”,清房行动中,这是清房的重点方向。

  从2013年10月开始到2014年2月,安徽将对查出的问题进行整改纠正,纠正基本原则是干部个人手中的闲置土地一律收回;违法违规买卖土地和出售出租自建住房、保障性住房、小产权房谋取的私利一律收缴;自建住房超过规定面积的部分,一律按照市场价格回收或收回拍卖;违反规定多占的住房一律收回。

  在宿松,清房的标准是党政干部自建房不能超过350平方米,超过了则要缴纳罚款或者没收。安徽省纪委派驻的清房小组历经近一年的调查和查处,共有210位干部接受了处罚。

  这其中还包括两位县委常委,前文所述那位县委常委位于龙门路的七层大楼被没收,另一位县委常委则交纳了数十万元罚款过关。

  另一位宿松媒体人士则透露,清房小组在调查到宿松检察院和公安局时,遇到了极大阻力,最终宿松清房行动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了。

  对于上述情况,南方周末记者向宿松县宣传部部长张向东求证,他称“清房情况非常复杂,以组织说的为准”。

  尽管清房行动不涉及商品房,但一位清房小组的内部人士称,此举仍对一些公务员形成了震慑。南方周末记者走访了多家合肥市的房地产中介,不少中介表示一些官员抛售房产的心态比前几个月急切了很多。

  滨湖新区一家名为映日房产的中介人员称,2013年5月底一位官员甚至连开了几个小时车从外地赶回来卖房子,“他的房子在高速时代城”。

  (来源:南方周末)

二、清房行动:“查处了500位厅级干部 ”

  2013年6月9日,端午小长假前最后一个工作日。在合肥城改集团,一位办公室负责人悄悄把贴在单位电梯旁的一张纸撕下来。

  这是一张房产信息的公示表,公示了城改集团六位领导的房改房、集资房和小产权房拥有情况。在单位公示了7个工作日后,这张公示表被撕下,递交给了合肥市清房办公室。

  合肥市城改集团是合肥市属的房地产企业整合平台。在过去一个月,安徽省的党政干部及国企领导都在做类似城改集团的公示——家里有多少套房改房、集资房,有没有自建房和小产权房。所有人都必须填表上报,在单位公示后交纪委查证。

  让党政干部主动在单位内公示房产信息的做法,此前在中国并不多见。在楼市飞速上涨的过去十年里,由于房地产沉淀了大宗财产,住房信息的公开相当于官员财产的半公开,因而官员的住房信息一直是高级机密。

  2013年年初,各地更掀起过一股揭发“房姐”、“房叔”及“房媳”的风潮,一批拥有惊人数目住房的官员更触动了公众神经。此后,多地政府甚至严控用姓名查询他人房产信息。住建部曾计划在2013年6月底前实现500个城市住房信息联网,但有媒体称,来自地方的阻力强大,进展并不顺利。

  安徽省的清房行动因此以一种发起者始料未及的方式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力。2013年年初安徽发起针对全省党政干部的清房行动时,正值合肥“房叔”新闻发酵之时,空前的舆论压力令他们只能低调进行。

  早在2013年2月底,一份详细的安徽省清房行动方案便已下发。清房范围并不仅限于全省各级党政机关、人大、政协、审判、检察、事业单位,政府管理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负责人、教育机关、民主党派在职领导也被纳入其中。

  清房行动的一位负责人称,“我们只要求党政干部申报他们的公房、集资房、小产权房,而不必申报商品房,只要是正当所得,他们有多少套商品房我们都不管。

  ”即使如此,上述负责人也承认,这场清房行动仍有诸多问题悬而未决。

  宿松乱象

  2013年年初,合肥市新站区站北社区原书记方广云作为“房地产大亨”进入公众视野。在一个中产阶级买一套公寓都不容易的城市,方广云被指控套取侵占了安置房136套,当地人甚至称其为“房叔”。

  举报他的村民王可翠和方义虎向南方周末记者称,房叔的秘诀就是拿安置回扣和伪造多个假户口套取安置房。为了举报方广云,王可翠花了一年的时间,到楼道里面找水电费单子,看上面的名字,如果不是村里面的人,就记下来。4年下来,他们几个人为举报房叔花去八十多万元积蓄。

  合肥房叔积累起来的巨额财富,以及他所代表的一部分基层党政干部的大胆妄为,都让公众震惊。但早在方广云案爆发的一年前,安庆市宿松县出现的党政干部违规自建大面积住房问题,是让安徽省领导下定决心在全省清房的直接原因。

  据安徽省纪委一位人士透露,宿松县一些干部以各种方式违规占地建房的现象极为普遍,“最早只是一小部分干部在做,但没人监管,在当地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并且一下子就乱了,后来我们通过清房把当地情况摸熟了,查处了一些干部,并且希望以解剖麻雀的方式,推广到全省。”

  宿松县反腐人士贺建桥则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最早引起省委重视的,是关于宿松两位县委常委领导在龙门路上超标建房的举报——其中一位县委常委甚至在龙门路十字路口建起一栋7层的商住大楼,价值超千万,并以每年15万元的租金租给宿松园区的企业。省委领导当即组织一些老同志去宿松调查,老同志交回来的报告触目惊心,省委领导在震怒的同时,决定以宿松清房为突破口,在全省开展清房行动。

  贺建桥称干部自建房之所以蔚然成风,与宿松土地管理混乱不无关系,“官员在城里盖私房都是先盖起来,再去跑手续”。

  南方周末记者就这些情况向宿松县负责清房的纪委书记甘长浩求证,他回复称“宿松违规建房问题有很复杂的历史背景,我们现在清理的,也是过去遗留下来的土地问题”。

  “查处了500位厅级干部”

  这并不是安徽省第一次组织清房行动。早从2004年开始,安徽省就连续三年对处级以上干部进行过一轮清房,当时主要清理干部违反房改政策超标准购房、集资建房和多占房等问题。

  当时负责牵头清房的安徽省纪委党风廉政办公室主任陈清海向南方周末记者称,那轮清房行动,一共查处了500多位厅级干部,2000多位处级干部,追缴了2亿多元的房款,“2006年后处级干部就很少存在住房违规问题了”。

  在1998年中国住房制度改革后,各种住房违规行为在某些地方还隐秘地存在着,安徽省是少数花力气清查的地方之一。安徽的清房行动,当时也引起了中纪委的关注,2007年安徽省纪委人士还被请到中纪委去,宣讲其清房经验。陈清海称,他们还参与制定了中纪委全国的清房方案,不过由于阻力太大,中纪委那年的清房行动并没有推行下去。

  而在安徽省内,清房行动一直在继续。合肥市纪委和房管局随后组成了一个清房办公室,从2008年开始对违规购买或租占直管公房现象进行集中清理。当时有一些干部手上有包括房改房在内的数十套房子,竟然还捏着一套直管福利房。

  合肥市房地产协会会长李慧秋称,为了清理这些直管公房,合肥市花大力气对2万套直管公房进行了登记、检索、核实,并输入电脑,建立了翔实的数据库,在电脑前输入一人姓名,立刻可以显示出此人以及其配偶名下的所有房产以及房产的性质。

  “如果你有两套房,当时我们会动员你让你自己交出多余的房屋,如果住房面积超标,就要按照市场价补上,当时连房管局一位副局长的房子都被清理了。”李慧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数轮清房行动让合肥房地产市场有序不少,和周边省会城市南昌、长沙相比,合肥党政事业单位的集资房、小产权房少了很多,“公务员也走的是市场化的团购,且一般只优惠5到10个点,像滨湖新区最近一些项目的团购即是如此。”李慧秋称。

  据《江淮晨报》报道,星隆购物广场等两个集资房项目在2011年3月份入市时,三千多元每平方米的均价,还极大拉低了合肥当月新建住宅均价。

  星隆购物广场是安徽省地矿局开发的集资房项目。安徽省地矿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的一位内部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称,“我们做房地产首先解决自己单位内职工的住房问题,在安徽,很多国企都是这样。”

  “不过,像这样的集资建房项目,近两年越来越少。”易居中国安徽副总经理梁东勋说。

  官员急抛房产

  安徽省此次清房行动的一位负责人称,与2004年那轮不同,此次清房以宿松为突破口,着重查处类似宿松一样的县处级以下干部违规建房现象,“工作量太大,我们现阶段主要还是针对县城里一些干部的违规自建房。”

  这将是一场历时超过一年的清房行动。在被查之前,官员有机会先行自查,自觉将房产信息登记申报,交给组织查证。官员本人及其配偶、子女有多少套房改房、集资房,有没有自建房和“小产权房”,清房行动中,这是清房的重点方向。

  从2013年10月开始到2014年2月,安徽将对查出的问题进行整改纠正,纠正基本原则是干部个人手中的闲置土地一律收回;违法违规买卖土地和出售出租自建住房、保障性住房、小产权房谋取的私利一律收缴;自建住房超过规定面积的部分,一律按照市场价格回收或收回拍卖;违反规定多占的住房一律收回。

  在宿松,清房的标准是党政干部自建房不能超过350平方米,超过了则要缴纳罚款或者没收。安徽省纪委派驻的清房小组历经近一年的调查和查处,共有210位干部接受了处罚。

  这其中还包括两位县委常委,前文所述那位县委常委位于龙门路的七层大楼被没收,另一位县委常委则交纳了数十万元罚款过关。

  另一位宿松媒体人士则透露,清房小组在调查到宿松检察院和公安局时,遇到了极大阻力,最终宿松清房行动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了。

  对于上述情况,南方周末记者向宿松县宣传部部长张向东求证,他称“清房情况非常复杂,以组织说的为准”。

  尽管清房行动不涉及商品房,但一位清房小组的内部人士称,此举仍对一些公务员形成了震慑。南方周末记者走访了多家合肥市的房地产中介,不少中介表示一些官员抛售房产的心态比前几个月急切了很多。

  滨湖新区一家名为映日房产的中介人员称,2013年5月底一位官员甚至连开了几个小时车从外地赶回来卖房子,“他的房子在高速时代城”。

三、安徽掀起新一轮大规模清房行动 官员急抛房产

  原题:安徽,十年清房运动

  愈演愈烈的基层干部占地建房现象,令安徽发动了新一轮大规模清房运动。不过,清理对象仅仅是房改房、集资房、自建房和小产权房,无涉商品房。2013年6月9日,端午小长假前最后一个工作日。在合肥城改集团,一位办公室负责人悄悄把贴在单位电梯旁的一张纸撕下来。这是一张房产信息的公示表,公示了城改集团六位领导的房改房、集资房和小产权房拥有情况。在单位公示了7个工作日后,这张公示表被撕下,递交给了合肥市清房办公室。合肥市城改集团是合肥市属的房地产企业整合平台。在过去一个月,安徽省的党政干部及国企领导都在做类似城改集团的公示——家里有多少套房改房、集资房,有没有自建房和小产权房。所有人都必须填表上报,在单位公示后交纪委查证。

  让党政干部主动在单位内公示房产信息的做法,此前在中国并不多见。在楼市飞速上涨的过去十年里,由于房地产沉淀了大宗财产,住房信息的公开相当于官员财产的半公开,因而官员的住房信息一直是高级机密。2013年年初,各地更掀起过一股揭发“房姐”、“房叔”及“房媳”的风潮,一批拥有惊人数目住房的官员更触动了公众神经。此后,多地政府甚至严控用姓名查询他人房产信息。住建部曾计划在2013年6月底前实现500个城市住房信息联网,但有媒体称,来自地方的阻力强大,进展并不顺利。

  安徽省的清房行动因此以一种发起者始料未及的方式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力。2013年年初安徽发起针对全省党政干部的清房行动时,正值合肥“房叔”新闻发酵之时,空前的舆论压力令他们只能低调进行。

  早在2013年2月底,一份详细的安徽省清房行动方案便已下发。清房范围并不仅限于全省各级党政机关、人大、政协、审判、检察、事业单位,政府管理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负责人、教育机关、民主党派在职领导也被纳入其中。

  清房行动的一位负责人称,“我们只要求党政干部申报他们的公房、集资房、小产权房,而不必申报商品房,只要是正当所得,他们有多少套商品房我们都不管。”即使如此,上述负责人也承认,这场清房行动仍有诸多问题悬而未决。

  宿松乱象

  2013年年初,合肥市新站区站北社区原书记方广云作为“房地产大亨”进入公众视野。在一个中产阶级买一套公寓都不容易的城市,方广云被指控套取侵占了安置房136套,当地人甚至称其为“房叔”。举报他的村民王可翠和方义虎向南方周末记者称,房叔的秘诀就是拿安置回扣和伪造多个假户口套取安置房。为了举报方广云,王可翠花了一年的时间,到楼道里面找水电费单子,看上面的名字,如果不是村里面的人,就记下来。4年下来,他们几个人为举报房叔花去八十多万元积蓄。合肥房叔积累起来的巨额财富,以及他所代表的一部分基层党政干部的大胆妄为,都让公众震惊。但早在方广云案爆发的一年前,安庆市宿松县出现的党政干部违规自建大面积住房问题,是让安徽省领导下定决心在全省清房的直接原因。

  据安徽省纪委一位人士透露,宿松县一些干部以各种方式违规占地建房的现象极为普遍,“最早只是一小部分干部在做,但没人监管,在当地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并且一下子就乱了,后来我们通过清房把当地情况摸熟了,查处了一些干部,并且希望以解剖麻雀的方式,推广到全省。”

  宿松县反腐人士贺建桥则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最早引起省委重视的,是关于宿松两位县委常委领导在龙门路上超标建房的举报——其中一位县委常委甚至在龙门路十字路口建起一栋7层的商住大楼,价值超千万,并以每年15万元的租金租给宿松园区的企业。省委领导当即组织一些老同志去宿松调查,老同志交回来的报告触目惊心,省委领导在震怒的同时,决定以宿松清房为突破口,在全省开展清房行动。贺建桥称干部自建房之所以蔚然成风,与宿松土地管理混乱不无关系,“官员在城里盖私房都是先盖起来,再去跑手续”。南方周末记者就这些情况向宿松县负责清房的纪委书记甘长浩求证,他回复称“宿松违规建房问题有很复杂的历史背景,我们现在清理的,也是过去遗留下来的土地问题”。

  “查处了500位厅级干部”

  这并不是安徽省第一次组织清房行动。早从2004年开始,安徽省就连续三年对处级以上干部进行过一轮清房,当时主要清理干部违反房改政策超标准购房、集资建房和多占房等问题。

  当时负责牵头清房的安徽省纪委党风廉政办公室主任陈清海向南方周末记者称,那轮清房行动,一共查处了500多位厅级干部,2000多位处级干部,追缴了2亿多元的房款,“2006年后处级干部就很少存在住房违规问题了”。

  在1998年中国住房制度改革后,各种住房违规行为在某些地方还隐秘地存在着,安徽省是少数花力气清查的地方之一。安徽的清房行动,当时也引起了中纪委的关注,2007年安徽省纪委人士还被请到中纪委去,宣讲其清房经验。陈清海称,他们还参与制定了中纪委全国的清房方案,不过由于阻力太大,中纪委那年的清房行动并没有推行下去。而在安徽省内,清房行动一直在继续。合肥市纪委和房管局随后组成了一个清房办公室,从2008年开始对违规购买或租占直管公房现象进行集中清理。当时有一些干部手上有包括房改房在内的数十套房子,竟然还捏着一套直管福利房。

  合肥市房地产协会会长李慧秋称,为了清理这些直管公房,合肥市花大力气对2万套直管公房进行了登记、检索、核实,并输入电脑,建立了翔实的数据库,在电脑前输入一人姓名,立刻可以显示出此人以及其配偶名下的所有房产以及房产的性质。“如果你有两套房,当时我们会动员你让你自己交出多余的房屋,如果住房面积超标,就要按照市场价补上,当时连房管局一位副局长的房子都被清理了。”李慧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数轮清房行动让合肥房地产市场有序不少,和周边省会城市南昌、长沙相比,合肥党政事业单位的集资房、小产权房少了很多,“公务员也走的是市场化的团购,且一般只优惠5到10个点,像滨湖新区最近一些项目的团购即是如此。”李慧秋称。据《江淮晨报》报道,星隆购物广场等两个集资房项目在2011年3月份入市时,三千多元每平方米的均价,还极大拉低了合肥当月新建住宅均价。

  星隆购物广场是安徽省地矿局开发的集资房项目。安徽省地矿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的一位内部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称,“我们做房地产首先解决自己单位内职工的住房问题,在安徽,很多国企都是这样。”

  “不过,像这样的集资建房项目,近两年越来越少。”易居中国安徽副总经理梁东勋说。

  官员急抛房产

  安徽省此次清房行动的一位负责人称,与2004年那轮不同,此次清房以宿松为突破口,着重查处类似宿松一样的县处级以下干部违规建房现象,“工作量太大,我们现阶段主要还是针对县城里一些干部的违规自建房。”

  这将是一场历时超过一年的清房行动。在被查之前,官员有机会先行自查,自觉将房产信息登记申报,交给组织查证。官员本人及其配偶、子女有多少套房改房、集资房,有没有自建房和“小产权房”,清房行动中,这是清房的重点方向。

  从2013年10月开始到2014年2月,安徽将对查出的问题进行整改纠正,纠正基本原则是干部个人手中的闲置土地一律收回;违法违规买卖土地和出售出租自建住房、保障性住房、小产权房谋取的私利一律收缴;自建住房超过规定面积的部分,一律按照市场价格回收或收回拍卖;违反规定多占的住房一律收回。在宿松,清房的标准是党政干部自建房不能超过350平方米,超过了则要缴纳罚款或者没收。安徽省纪委派驻的清房小组历经近一年的调查和查处,共有210位干部接受了处罚。这其中还包括两位县委常委,前文所述那位县委常委位于龙门路的七层大楼被没收,另一位县委常委则交纳了数十万元罚款过关。另一位宿松媒体人士则透露,清房小组在调查到宿松检察院和公安局时,遇到了极大阻力,最终宿松清房行动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了。

  对于上述情况,南方周末记者向宿松县宣传部部长张向东求证,他称“清房情况非常复杂,以组织说的为准”。尽管清房行动不涉及商品房,但一位清房小组的内部人士称,此举仍对一些公务员形成了震慑。南方周末记者走访了多家合肥市的房地产中介,不少中介表示一些官员抛售房产的心态比前几个月急切了很多。滨湖新区一家名为映日房产的中介人员称,2013年5月底一位官员甚至连开了几个小时车从外地赶回来卖房子,“他的房子在高速时代城”。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